优柔寡断的Gloria

【意难平】一个随笔

你陵劲淬砺如刀锋

我若伞骨铮铮有声

今时刹那圆寂因果

生人嗟叹火熄雨落

意窥敌手生死茫茫

难见半生赤心荒凉

平烽烟火来生娶嫁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我写完了滚过来_(:з」∠)_

@白板_

有没有哪位小可爱能帮我这个强迫症补齐八行_(:з」∠)_

【平萍】我也不知道叫什么

第一次发表……紧张QWQ
就写一个他们俩转世之后突然想起来的故事


杨平此刻心里只剩下三个加粗体的大字。
妈卖批。
看着一身校服扭头就走的漂亮姑娘,他只想回到前世镜洲那个作死的阴雨天,给口出狂言的自己照着脸来两巴掌。
……所以说他当初究竟为什么要作那个死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
现在青萍整天都把他当空气了嘤QAQ
这是杨平想起前生的第一天。

沛青萍如今倒是没有什么特别的感受了。
他侮辱了自己,自己一刀子痛死了他,多公平。
刚好两不相欠,她也没有那个兴趣再去和他扯当初那堆破事。
这一世她再也不用将命运交托于他人之手,也没有了金戈铁马刀光剑影,她也终是可以自由了。
只是……
杨平那个傻缺,究竟为什么还要粘着她不放?
这是沛青萍想起前生的第一天。

杨平绝对不会忘记,当初他死前,所见到的风景。
那双燃烧着熊熊烈火的眼睛里,倒映出了他几分轻佻的笑和镜洲城没有太阳的天空。
然后那把被他用来拒绝她的匕首,就直直的插进了他的后颈。
而临死之前,他所见的,竟是青萍那双瞬间明亮的眼睛。
啊……若是我,没有侮辱你,而是痛快的答应该多好。
这样,此刻,也许你就是我的妻了。

沛青萍要疯掉了。堂堂少年将军,怎么跟个狗皮药膏似的?!
每天当她走进教室,绝对会有温热的早点放在那里。然后杨平就会用那种狗狗眼盯着她,若是她将那些一并扔进垃圾桶,他就会用那种委屈的小眼神盯着她,第二天早上再将另一家店的摆在桌子上。
中午打饭,他绝对仗着体育优势一马当先冲到食堂给她打饭占座。
放学绝对会骑着车等在门口,一路将她护送回家才离去。
于是没过多久,整个年级都知道了杨平在追沛青萍。

“你到底要怎么样?”
那双眼睛里有火,杨平一直都知道。
“照顾夫人是我的义务。”他依旧轻佻的笑,眼里却藏着些许小心翼翼,也是稀奇,毕竟他一直都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。
“谁是你的夫人?!”
“你接了我的信物就是我的夫人!”
空气突然凝固了。
“你那信物,不是要我去做妾么。”
青萍的眸子瞬间凉了下来,一双手藏在袖子里,拧的发白。
“我错了。”杨平突然一把搂住她的腰,不顾她挣扎紧紧圈在怀里。“我不该侮辱你不该轻贱你不该小看你不该伤你。对不起。”
青萍一瞬间愣住了,然后好像突然意识到这个姿势不太对劲,小脸一下子红到了耳尖。“你先放开我。”
“不要,放了你就跑了。”杨平变本加厉的把脸埋在她的颈窝处。
“我不跑你先放开我。”
“你答应我和我在一起我就放。”
“耍赖啊!”
“就耍赖!你不答应我就不放!”
“放开!”
“不放!”
“你放不放开!”
“不!”
“我咬你了!”
“咬就咬!”
“我真咬了啊!”
杨平瘪了瘪嘴胳膊收得更紧了,“要是咬了你就答应我的话你就咬吧!咬多重都没关系!”
然后气急败坏的青萍就一口咬了上去。
本来以为会很疼的杨平紧紧闭上眼睛,就发觉她根本就没用力。
“……你就知道欺负我。”
娇俏的少女音里混杂着浓浓的鼻音,几颗滚烫的泪珠打在了杨平的手背上。
他一下子慌了神。
“对不起……”他有些手足无措,只知道不停的擦着她的眼泪道歉,一只手还不忘环在她的腰间。“那以后换你欺负我,怎么欺负都可以!”
“真的?”
“真的!”
然后少女就在他怀里破涕为笑。
“那我要你穿女装去操场上给我表白。”
“啊???”
“你去我就答应你。不去就算了。”
杨平在内心纠结了两秒就立马痛下决心,“我去!”
青萍笑了,却突然察觉腰间的手臂松开了,立刻抬头:“你干嘛?”
杨平深吸一口气,苦着一张脸视死如归:“去找小艾姐借衣服!”